http://www.yqpf888.com

舆论反转的背后原因

最近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为什么现在的舆论越来越容易反转?

舆论反转的事件一直都有,但是最近特别多。从联想断供华为开始,每天都有新的“坏消息”出现:英飞凌停止向华为发货,艾迈斯半导体停止向华为发货,香港DHL停止收发华为货物,东芝停止向华为发货。这些消息不同的是对华为断供的主体,但相同的是每次都被迅速辟谣。

如此之多的反转新闻,很难不让人疑惑,为什么新闻舆论如此容易反转,这反转的背后究竟是媒体不专业了,还是群众判断力变弱了?

1.舆论反转,是一种应该受控的正常演化过程

尽管舆论学上认为,舆论的转化总是由片面到全面,由谬误到正确的一种人们对重大社会问题的认识演化的正常过程。但是从传播角度来看,舆论的频繁反转往往意味着正常的社会传播系统功能的弱化。

大众媒体的信息传播一直被认为具有权威性,但是在社会重大议题面前,频繁迅速反转的舆论会严重削弱大众传播媒体信息转播的传播性,造成谣言的迅速传播,甚至会进一步降低政府公信力。

有的人说,随着人的平均学历的提升,他们的辨识能力也会进一步加强,舆论的反转会进一步提高人的判断能力。

 

 

那么频繁迅速的舆论反转能提升人的判断能力吗?

从个体的思考角度来说,似乎是有那么一点道理的。但是真的经得起推理吗?

我们先来看谣言是怎么产生的。1947年美国社会学家G·W·奥尔波特和L·波斯特曼于提出了这么一个公式,R=I×A(R :Rumour,I:important,A:Ambiguous)。简单来说就是谣言=事件的重要性*事件的模糊性,谣言传播的越迅速说明这件事真相越模糊,事件的重要程度也越高。相应的越重要的事件参与讨论的人也越多,从而形成群体思想的可能性也越大。个体思想和群体思想有着巨大的差异。在群体中,沉默的螺旋会迅速生效,个体即使最开始保持了理性思考,但是在面对群体思想的巨大压力下,为了获得群体认同,往往会很快的放弃独立批判的思考能力,转而让群体的思想代替自己的思想。勒庞在群体思想和个体思想互相影响的过程中也保持了消极态度。他在《乌合之众》中说:“孤立的个人很清楚,在孤身一人时,他不能焚烧宫殿或洗劫商店,即使受到这样做的诱惑,他也很容易抵制这种诱惑。但是在成为群体的一员时,他就会意识到人数赋予他的力量,这足以让他生出杀人劫掠的念头,并且会立刻屈从于这种诱惑。出乎预料的障碍会被狂暴地摧毁。人类的机体的确能够产生大量狂热的激情,因此可以说,愿望受阻的群体所形成的正常状态,也就是这种激愤状态。”

所以,在社会重大议题面前,频繁迅速的舆论反转能否提升人的判断能力是非常值得商榷的说法。

2.媒体的不专业更多的是源自于新媒体的反噬

从2009年微博出现开始,信息的传播速度越来越快。越来越多的的非行业从业者加入了新媒体行业,新媒体平台愈加壮大。但是在成长路上一路狂奔的新媒体行业却并没有提高全行业新闻的素养。由于过度关注点击量和关注量,新媒体平台转而开始反噬传统媒体。

难以抗拒的粉丝效应和变现诱惑

由于新媒体平台消息传播越快,标题越有噱头,点击关注量越高,带来的收益也越高的平台特性,让追求传播速度与点击关注量成为了新媒体平台追求的唯二指标。为了追求速度与关注度,新闻公正性,全面性原则在新媒体平台上被迅速抛离。

简单来说,新媒体收益=传播速度*内容火爆度。这里的收益不仅仅是现金变现,更是粉丝集群带来的权威性。这对于新媒体从业者来说,简直就是难以抗拒的两大诱惑。

18年重庆公交车坠江事件中,某新闻平台竟然打出了《小轿车逆行撞向大巴车致其坠江》这样严重偏离公正性和全面性的标题以博取点击量。由于高关注度带来的权威性效应,让关注者信以为真,并且迅速演化成了网络暴力,对本是受害者的轿车司机的生活造成了严重影响。

在诱惑面前,原则总是那么不堪一击。

议程设置出现自下而上的反转

议程设置是1972年,唐纳德·肖和麦克姆斯在《大众传播的议程设置功能》中提出的理论,简单来说就是,虽然我大众媒体不能决定你们这些受众的具体看法和想法,但是我可以每天安排一些信息和话题,通过潜移默化的方式来影响受众的看法和讨论的先后顺序。通常这是自上而下的。

但是由于新媒体平台的迅速发展,让普通受众也有了发声平台,扭转了受众原有的信息被动地位,甚至普通受众能够通过掌握的第一手话题而成为话题构建者。因此传统媒体为了保持关注度,也越来越关注普通受众的看法,甚至会投其所好的设置议题。传统媒体开始逐渐偏离议程设置原有的自上而下的轨道,开始出现自下而上的反转。即受众想讨论什么议题,传统媒体就安排什么议题。这也进一步加剧了新媒体对传统媒体的反噬。

2.急于发声的受众群体让真相更难以触及

目前,新闻生产不再是传统媒体的专利,反而逐渐转移到了以微博微信为代表的新媒体平台。这种相对自由的新媒体平台也为普通受众提供了更多样的发声途径。

 

 

根据2019年2月CNNIC第43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截至2018年12月,我国网络新闻用户规模达 6.75 亿,新媒体平台已经成为了受众获取新闻的主要途径。

在平台的迅速成长和网络用户的高速成长的双重影响下,微博和微信逐渐成为了影响舆论的主要渠道。

受众急于发声,也是为了争夺话语权

舆论开始发酵的时候往往是事件真相最为模的时候。由于还没有形成统一观点,人们也更乐意发表自己的看法。同时为了让自己的观点更受欢迎,人们甚至会以当事人或者爆料人的身份出现在议题下面,但是却往往没有足够的证据来作证自己的观点,从而给事件的真相有蒙上了一层面纱。从本质上来说,这就是争夺话语权的基本表现形式。

在华为被美国列入实体管制清单后,知乎迅速出现了”如何看待联想疑似率先断供华为办公电脑、服务器的传闻?是否属实?有何影响?”这样一个话题。在没有任何证据的情况下,昵称为灰机的,“香港科技大学、纳米科学技术博士”认证用户在这个话题下发文称“已经证实,率先断货”。这个回答给联想带来了铺天盖地的谩骂,也为“灰机”带来4300赞的收益。当天深夜,联想集团的辟谣声明发出后,改名用户又迅速改口说:“本帖的评价建立在谣言以及部分员工回复的基础上,现已删除,并向联想集团及广大关注此事件的网友道歉”。

没有证据支撑的舆论总是被轻易反转。

受众的刻板印象弱化了观点客观性

在传播学中有一个重要观点叫做“培养理论”。所谓培养理论就是指,传统媒介对受众的世界观有着潜移默化的影响。这种潜移默化的影响也给受众造成了各种刻板印象。

 

 

比如大家都认为熊猫都是黑白的

这本来是一种中立观点,但是如果在事件不明了的情况下,刻板印象的负面作用在舆论中就会迅速被放大。比如人们刻板印象中认为,弱势一方一定是受害者。

 

 

2015年5月3日的一个男司机暴打女司机的视频被疯狂转载,在不明任何真相的情况下,舆论迅速站队,一边倒的批判男司机,同情女司机。很显然这是认为弱势一方就是受害者的刻板印象导致的。但是随着行车记录的公布,事情真相也浮出水面,原来是女司机多次恶意变道导致了被暴打。这时候舆论又迅速反转,掉头开始批判女司机。

很显然,受众一开始就用刻板印象先入为主的带入了事件讨论,完全弱化了观点的客观性。

面对舆论的频繁迅速反转,无论是说媒体的不专业也好,还是说群众的判断力不足也罢,本质上来说,都是需要传播者和接受者用公正客观的观点去看待事件的本身。作为媒体需要不带偏见的努力还原事情真相,作为受众,则需要理性思考,不要急于下结论。只有双方相互影响,才能尽量减少舆论的频繁迅速反转的现象。

本文标题:舆论反转的背后原因

本文地址:http://www.yqpf888.com/yuqingjiance/3413.html

本文栏目:舆情监测

本文来源:PF舆情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