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yqpf888.com

东莞“铺叔”回应舆论时如何演绎“人情逻辑”

  7月13日广州日报报道,今年约50岁的东莞市中堂镇国税分局局长罗绍强,因生意淡,股权转移引来管理权之争,和东莞祥鸿国际农批城董事长王建荣最终闹翻,王建荣最后对罗的财产进行曝光。王建荣提供了大量原始素材、视频录音证据,举报罗绍强一直是东莞祥鸿农批城(下称“祥鸿农批”)的“隐形股东”。其出资7000万元,占22%的股份,是第三大股东,并分得173个商铺,据此,继“房叔”、“表叔”之后,“铺叔”一词在网络上应运而生。而“铺叔”的不同点则在于,当事者回应舆论时,更加突出地将所有“责任”推给了他的亲人。

  

  媒体关注观察


东莞“铺叔”回应舆论时如何演绎“人情逻辑”


  据红网舆情研究中心监测发现,截止到7月14日15时,该事件的媒体关注走势如上图所示,目前媒体转发量为43条,相比昨日的(7月13日)转发量53条略少,由于今日数据还未统计结束,因此,预计今日媒体关注量会持续攀升,超过昨日媒体关注高峰数量。


  事件详细

东莞“铺叔”回应舆论时如何演绎“人情逻辑”


事件中人物关系图


  事件经过

  

  【2005年以前】

  两家人走动很少,当王建荣着手兴建祥鸿农批又缺启动资金时,罗绍强和陈妙嫦找到了他,想一起做生意。

  【2006年】

  项目准备办理相关手续时,罗绍强和陈妙嫦再次约王建荣谈,“罗绍强提出他想占10%的股份。”王建荣说,“考虑到他的身份能带来的便利,我说可以。他说‘钱没问题’。”

  【2009年底到2010年初】

  罗绍强再次找到王建荣,愿意多出点钱,多占些股份。

  【2010年开始】

  罗绍强在股东会议上开始提出他所占股份过少的问题。王建荣说,“同样出7000万,我占40%的股份,他仅占22%。这是他最不满意的地方,也是矛盾最大的地方。”

  【2012年7月】

  在一次股东会议上,两人彻底决裂。罗绍强将自己的股份以每股100万元的价格,转让给东莞凯利毛衣有限公司。


  疑点对峙


  【股东会议记录签名】

  王建荣:“实际上,上百次股东会议都是罗绍强本人参加的,他老婆、大舅子很少出现。他也知道自己的身份,所以签名时就签老婆和大舅子的名字。”

  罗绍强:签名是代签,“我是怕大舅子被人骗了。出了7000万元,别人有40%的股份,他才22%的股份,已经被人骗的很惨了。”

  【铺位归属】

  记者:“当初的173个铺位,现在的139个铺位是不是你的?”

  罗绍强:“这是我大舅子的。”

  【7000万元的来历】

  记者:陈松有哪来的7000万元?

  罗绍强:大舅子和妻子以前一起做五金、建材生意多年。

  记者:公司的名字?

  罗绍强:是个体户,没有注册,7000万元中的绝大部分“钱是找银行借的”。

  【别墅】

  记者:王建荣举报中所说的你拥有两栋豪华别墅是否属实?

  罗绍强:两栋别墅的确是自己的,“但是按揭的,供楼。”


  观察发现


  纵观媒体报道中事件的来龙去脉,大抵能总结一句:“铺爷”是被与其利益纠纷的亲戚“出卖”了。这其中的利益纠葛点在于股份的分配、管理权责的归属。报道中,罗绍强面对质疑所进行的回应存在多处疑点:首先,股东会议的记录签名,其说法与王建荣的说辞不相符合;其次,罗绍强称173个铺位归属于其大舅子,但在媒体的采访中,与其大舅子陈松有同住一村的村民都表示未曾听说;第三,7000万元的来历模糊不清;第四,按揭供两栋别墅的说法值得推敲。


  网友观点


  监察机制在哪?

  凤凰网北京市网友:非要举报才能……纪委可以解散啦,国家养这么多废人……

  新浪网友“法兰克Young”:为毛都是要产生矛盾才会被举报。检察院,廉政处干什么去了?

  无伴侣老咖啡:这些贪腐案所有的特点都是靠民间举报才行动去查处,从没看到是纪委主动查处出来,都是当睁眼瞎

  钱的来路?

  新浪网友“吃过大蒜喝咖啡”:银行真能借给你这么多钱,你也不是一般牛。

  新浪网友“candy_哆哆”:哎,我怎么借不到那么多钱,一个局级,您全家要吃要喝,每月能攒下几个钱还房贷啊。

  新浪网友“舒舒910”:银行贷款?信用贷款?信不信由你,反正我不信。

  利益纠葛下的暴露

  腾讯网友“RedCherry”:股东们内扛了,俺们这些小蝼蚁该咋办?

本文标题:东莞“铺叔”回应舆论时如何演绎“人情逻辑”

本文地址:http://www.yqpf888.com/yuqingjiance/1729.html

本文栏目:舆情监测

本文来源:PF舆情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