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yqpf888.com

[舆情监测]卡舒吉失踪,科技公司、投资人站哪边?

  [舆情监测]卡舒吉失踪,科技公司、投资人站哪边?

 

  沙特裔记者卡舒吉(Jamal Khashoggi)失踪的事情,最近一周内的热度持续上升。

  从已经报道出来的内容看,卡舒吉可能已经死亡,整个过程就像是《低俗小说》(Pulp Fiction),一部昆汀(Quentin Tarantino)在1994年拍摄的暴力电影。

  与电影不同,卡舒吉事件已经引发了国际关系的震荡,不仅是土耳其与沙特,还有沙特与美国的关系。看起来全世界都在等待沙特的解释,这也导致了原油价格的上升,以及沙特国内股市的动荡。

  意外的是,这件事情在商界,尤其是科技公司和私募股权投资(Private Equity, PE)领域引发了地震。这两个渴望改变世界的人群,他们在面对违反人性甚至沾满鲜血的资本时,会有怎样的态度?

  一

  事情的起因,是卡舒吉的“人间蒸发”。

  卡舒吉10月2日进入沙特驻伊斯坦布尔领事馆,去办理婚姻状况证明文件。从此再也没有出现。

  他的土耳其未婚妻说,她在领事馆门口始终没有看到卡舒吉出来,随后她报了警。但沙特方面坚称卡舒吉在领事馆逗留20分钟就离开了。

  此前不久,卡舒吉曾对同行说过,担心沙特政府危害自己的声明。《华盛顿邮报》称,美国情报人员曾在他失踪前截获沙特官员商讨捉拿卡舒吉的计划,“沙特人想诱惑卡舒吉回国,随后控制他”。

  显然,卡舒吉没想到这会发生在沙特驻伊斯坦布尔领馆。他的朋友曾经这么警告过他,但卡舒吉认为,领事馆的工作人员“只是普通的沙特人,而普通沙特人是好人”。

  现年59岁的卡舒吉,是一名老资格的媒体人,曾多次采访本拉登。对于沙特王室而言,他则是著名的持不同政见者。

  因为不满沙特的改革,卡舒吉选择自愿流亡美国。不仅如此,他在给《华盛顿邮报》等的专栏中,也毫不掩饰对对沙特王储沙勒曼的质疑,指责后者将沙特引入了一个新的时代,即“恐惧、恐吓、逮捕和公开羞辱”的时代。

  二

  《纽约时报》称,卡舒吉已经被杀了。

  这家媒体的信源,是土耳其的调查官员。在这个版本的故事中,卡舒吉在进入领事馆后就被控制了,并且在还活着的情况下被肢解,这一过程前后持续了7分钟。

  行刑队则由15名沙特特供组成。土耳其国营的24TV电视台公开了这个“杀手小队”的成员名字和照片,其中包括特战队员、情报人员、法医,甚至还有王储的贴身保镖。

  整个过程,据说都被卡舒吉的苹果手表记录了下来。但这个说法遭到了质疑,因为苹果手表在土耳其没有移动蜂窝功能,而卡舒吉也不太可能把手表连上领事馆的WIFI。事发时卡舒吉的手机在他的未婚妻手上,距离太远、不太可能自动备份。

  但土耳其高级官员对CNN说,“我们掌握了具体情况。”最有可能的,是土耳其对沙特领事馆进行了监听。这种做法,实际上也并不令人意外。

  土耳其要求沙特解释为何卡舒吉没有再次出现。领事馆则以一份声明驳斥暗杀的指责,并呼吁国际社会不要匆忙下结论,因为“土耳其人并非中立的一方”。

  沙特王储萨勒曼允许土耳其当局入馆搜查,“没什么好隐瞒的”。根据国际法,领事属于派出国的领土。

  10月15日晚上,一个土耳其调查小组进入位于伊斯坦布尔的沙特领事馆。目前得出的结论是,领馆到处都涂上了新油气,而且在油漆下发现了有毒物质。

  真相如何?可能远比想象的复杂。美国总统特朗普说,他也想知道发生了什么。土耳其方面有望在本周结束前拿出调查报告。而已经有消息称,迫于压力,沙特已经打算承认:“误杀了”卡舒吉。

  三

  在调查出炉前,政界已经开始“观望”。

  按照计划,沙特政府将在10月23日举行未来投资计划大会。这个大会被称为是“沙漠中的达沃斯论坛”,今年是第二届。原本诸多政要要来参加的,其中包括了世界银行行长金墉、英国国籍贸易部长福克斯、美国财政部长姆努钦等。因为卡舒吉的悬案,世界银行用行程冲突的理由,不让金墉去了。而英美据说也在考虑地址这场会议。

  在应对这件事情上,商界的反应甚至比政界更快。仅仅在投资领域,摩根大通、贝莱德、黑石集团等均已表示退出这次会议。科技巨头比如谷歌云、Uber、福特等也取消了行程。

  这种“保持”距离的做法,同时也让他们与沙特所拥有的庞大资金有了距离。仅仅PIF,在2030年就有可能控制超过2万亿美元。

  在近几年沙特在投资领域非常活跃,它也是众多商业企业募集巨额资金的重要对象。比如2016年,Uber就从沙特的公共投资基金(Public Investment Fund, PIF)手里拿到了35亿美金。另一家著名的公司,英国的维珍航空,也在2017年获得了PIF 10亿美金的投资。

  但Uber的首席执行官Dara Khosrowshahi和维珍的董事长Branson,都选择了与沙特政府保持距离。

  彭博社评论说,卡舒吉一案如果处理不当,可能会令投资人对沙特踌躇。同样的道理,如果这些商业巨头在这件事情上表现不当,也可能令投资人、消费者离他们而去。暂时与金主保持距离,总好过失去民心。

  四

  面对表态压力的,不仅是商业巨头,还有科技新星。

  从各方面看,沙特是欧美诸多科技公司背后的大金主。通过主权基金的投资版面,不断影响世界的版图,这是沙特这几年很明显的举动。

  沙特主权基金通过各种手段投资全世界,从房地产到二级市场,私募股权市场的投资更是惹人关注。它收购了韩国浦项工程建设公司38%的股权,投资200亿给美国基础设施投资基金,同时有意向参与俄罗斯直接投资基金、法国私募股权投资基金,以及设立沙特-约旦投资基金公司。

  而很多耳熟能详的科技新星也在它的投资名单中。其中包括了Uber、共享空间WeWork和增强现实设备制造商Magic Leap。最近闹得沸沸扬扬的特斯拉私有化中,也有沙特主权基金的身影。仅在美国,有沙特资金支持的创业公司就有22家,涉及资金量110亿美元。

  按照官方介绍,PIF的投资范畴覆盖了移动和汽车零部件、电池技术、工业和电器设备,可再生能源、金属加工、工业数字软件和硬件,还有机器人技术。

  沙特在卡舒吉事件中可能扮演的邪恶角色,引发了硅谷的到的困境。这些创业公司到底应该站在哪边?“有些事件你必须加以审视,并决定你想要站在历史的哪一边。”全美风险投资协会(National Venture Capital Association)前主席Venky Ganesan说,这不仅仅是钱的问题,而关乎创业者怎样看待人性。

  这牵引出另一个问题,创业公司决定拿谁的钱,能否与他们的世界观的一致性?所有现实世界的道德困境和选择难题,创业公司也都要做选择题。但他们的选择未必尽如人意。

  一名资深风险投资人就认为,硅谷至少在接受反犹国家的投资时非常虚伪,他们对反犹国家诸多的原则性问题选择视而不见,比如对同性恋者进行的刑事处罚,比如实施歧视女性的法律等等。

  这显得相当反讽。创业者中很多都倡导理想主义使命,但他们借以实现理想的资金,却往往是他们理想的反面。

  据说已经有部分科技企业开始拒绝沙特的投资。一家名叫Endeavor Talent的公司正在讨论归还PIF的4亿美金投资。但这会否形成一种浪潮?可能很难。在有沙特资金背景的22家美国公司中,绝大多数选择了沉默。

  五

  眼下,软银则处境尴尬。

  这周一,软银股价出现了2年来的最大跌幅,一度跌幅超过8%,较9月底则下跌超过19%,跌幅是同一期间日经平均指数的两倍多。

  其中的原因,部分被归咎于全球股价的下跌,但更明显的短期影响,则是卡舒吉事件的影响。这导致软银与沙特政府运营的大型基金的投资战略面临不确定性。

  2017年5月,软银愿景基金(Vision Fund)在伦敦成立。Vision Fund首轮就募集超过930亿美元,其中沙特承诺出资450亿美元。在Vision Fund的管理层面,沙特持有45%的股权。也就是说,如果没有PIF,就不会有Vision Fund。

  这只基金不仅是沙特投资新兴科技公司的重要抓手,也与沙特的国家战略息息相关。据说孙正义之所以能说服沙特王储沙勒曼,就是证明了这只巨型基金与沙特实现“愿景2030”之间的关系。

  软银首席运营官马西罗·克罗尔(Marcelo Claure)本周二在美国说,Vision Fund还在正常运营,但是软银也在“焦急地关注着”卡舒吉的命运。

  最终的调查可能会决定软银是否接受沙特向第二个愿景基金注资。本月早些时候,沙特方面已经表示愿意再投450亿美元。

  如今这笔投资的命运是不额定。

本文标题:[舆情监测]卡舒吉失踪,科技公司、投资人站哪边?

本文地址:http://www.yqpf888.com/yuqingjiance/1686.html

本文栏目:舆情监测

本文来源:PF舆情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